备案数量突破“千单”大关 慈善信托全方位扩张

转自:中国经营网

备案数量突破“千单”大关  慈善信托全方位扩张

本报记者 陈嘉玲 北京报道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相关平台获悉,全国慈善信托累计备案数量已突破千单。

据了解,自2016年9月《慈善法》颁布实施以来,我国慈善信托得到了较快发展,规模稳中有升。具体来看,慈善信托呈现领域不断拓展、模式持续创新等发展趋势,乡村振兴、环境保护、教育助学、科技发展、慈善文化建设等领域均有涉及。

受访业内人士认为,慈善信托不仅是促进共同富裕、实现财富向善、推动慈善事业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也是信托公司回归本源的重要战略业务。并且在信托业务新分类中,三分天下有其一。随着信托业务分类落地,公益/慈善信托将迎来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乡村振兴”目的的慈善信托增长最快

根据慈善中国信息平台的公开数据整理,截至2022年10月27日,慈善信托备案数量达1001单,财产总规模共44.28亿元。

而中国慈善联合会与中国信托业协会联合发布《2021年中国慈善信托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国慈善信托累计备案数量达773单,财产规模达39.35亿元。也就是说,2022年以来,新设立慈善信托共计228单,高于2021年全年备案数量;财产规模达4.93亿元。

中诚信托慈善信托工作室发布的《2022年度慈善信托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也指出:从2021年9月1日到2022年8月31日,是慈善信托运行的第6个完整年度。慈善信托经过信托公司、慈善组织以及社会各界的积极宣传和实践,已经从最初的一个专业概念逐步走近越来越多人们的身边,备案地区覆盖了全国28个省级行政区,在脱贫攻坚、抗击疫情等国家重要决策部署中也贡献了积极力量,成为我国公益慈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慈善信托发展的第6个年度(2021年9月1日到2022年8月31日),慈善信托保持了持续发展的良好态势,年度备案数量创新高,受托人队伍显著扩大,创新案例不断涌现,在助力乡村振兴、推进共同富裕中发挥了特有优势。

记者注意到,慈善信托的投向领域不断拓展,包括乡村振兴、环境保护、教育助学、科技发展、慈善文化建设等。其中教育和扶贫济困是涉及最多的慈善目的类型,6年来,信托目的涉及教育的慈善信托共有419单,涉及扶贫的慈善信托共有385单,数量占比均超过四成。

“以乡村振兴为慈善目的的慈善信托数量增长显著。”上述《报告》还指出,信托公司和慈善组织纷纷设立慈善信托助力乡村振兴。2021—2022年度备案的慈善信托中,慈善信托目的涉及乡村振兴的共50单,是本年度数量增长最多且增速最快的慈善目的类型。

涉及领域更加多元化

随着信托公司的探索,慈善信托创新案例持续落地。比如,今年3月份,全国首单以“家族慈善文化建设”为目的的慈善信托成立,由中华慈善总会作为委托人,中航信托作为受托人。又如,今年4月,中建投信托的“善泉”品牌慈善信托在杭州落地,其中杭州互联网公证处被指定为监察人,这是国内首单由公证机构担任监察人的慈善信托。

规模快速增长、涉及领域不断拓展以及创新模式更趋多元化的背后,是不少信托公司对慈善信托业务的重视。尤其是注重建立慈善信托业务的长效机制,比如中铁信托在公司研究创新部下设慈善信托分部,中诚信托、光大信托等设立了慈善信托办公室。

此外,部分信托公司也在年报中展示出其对慈善信托的重视及发展规划,比如“进一步提升慈善信托的专业化、标准化、产品化,依托国家‘双碳’目标,引导社会资金向绿色领域流动,探索创新‘绿色+公益+慈善信托’的业务模式”“持续推进慈善信托与其他信托业务如家族信托、股权信托的协同融合发展”等。

“信托业务分类新规是监管部门对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性指引,随着信托业务分类落地,公益/慈善信托将迎来更广阔的发展前景。”某信托公司慈善信托业务负责人表示。根据监管部门下发的《关于调整信托业务分类有关事项的通知》,公益/慈善信托业务作为信托公司三类重点业务中的一大类进行单独列示,将慈善信托业务提升到了信托行业非常重要的地位。

慈善潜能释放或是获客新契机

随着慈善信托规模与影响力的提升,其灵活性、独立性、规范性及保值增值性逐步凸显,但也存在公众认知程度低、税收优惠制度等配套政策缺失、自身动力不足等一系列制约慈善信托发展的因素。

在谈论慈善信托时,不少信托业内人士也提到“慈善业务不赚钱”“前台部门展业积极性不高”等问题。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的调研数据,55家调研机构中有33家机构表示慈善信托不收费,22家收费机构中有10家费率不高于0.5%,有3家费率位于0.5%至1%,有4家费率根据项目情况确定,其余为2000元/单等定额式收费模式。

对此,《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2020—2021)》认为:一方面,目前慈善信托的主要推动力量是受托人(主要是信托公司),其出于监管要求、品牌塑造、社会责任等原因发起推进,而市场化的逻辑应是委托人出于对慈善信托机制本身的认可,为了满足自身对于慈善事业安全、透明、持续性等需要发起设立。另一方面,现阶段慈善信托收费情况及发展规模难以实现自负盈亏,且信托公司在慈善信托产品设计、资源整合等方面的专业能力有待提升,进而形成了低收费模式竞争的恶性循环。慈善信托整体盈利性低,进一步降低了信托公司的展业动力。因此,慈善信托自身的持续发展逻辑需要切换、动力需要增强。

目前慈善信托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企业和个人参与慈善活动的重要选择。上述业务负责人还认为,“高净值个人投资者有回馈社会的诉求,企业机构有践行社会责任的诉求,接下来这些慈善潜能将进一步得到释放,这可能会成为资管机构新的获客契机。”

百瑞信托家族与慈善办公室负责人张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慈善信托营收能力不强,不是盈利性业务,但慈善公益是家庭财富管理的重要板块,将慈善信托与家族信托两者结合,帮助高净值人群同时实现私益与公益的业务模式,将是信托公司开展家庭财富管理业务重要内容。”

张羽进一步指出,高净值人士家族的传承主要包括物质财富的传承和家族精神的传承,而慈善是最高境界的家族精神传承,慈善事业可以增进家族成员对家族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能够实现家族财富真正意义上的传承。随着信托文化的普及,信托这种工具拓宽了高净值人士从事慈善公益事业的渠道,相比传统以企业或个人为主体进行的直接公益捐赠,家族信托和慈善信托这两者结合,能将“私益”与“公益”紧密地绑定起来,能更好地向家族下一代成员传输家族正向的责任感和价值观。

中建投信托在《慈善信托破局与挑战——如何兼顾企业的营利性与慈善事业的非营利性?》一文中也提到,发展慈善信托乃至内涵更广阔的服务信托业务,远期目标在于实现标准化、规模化和长期化,通过做大规模获取基础管理费收入、通过做长期限获取超额收益分成,不断分担业务开展的固定成本。短期不妨将慈善信托业务部门视为信托公司内部的一个 “非营利组织”,其存在的最大意义不是赚取利润,而是为企业发展赢得正外部性,这时就需要探索建立相应的收益回补机制,以平衡经济利润和社会效益。

与此同时,信托公司要增强保值增值的能力,赚取匹配能力的报酬;还要“跳出”慈善信托业务,将慈善信托打造成一个业务接口,带动后端资金信托、家族信托及其他服务信托的展业。

本网页由机器采集生成,若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原文链接: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roll/2022-10-29/doc-imqqsmrp4148694.shtml

原创文章,作者:摘自网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5cov.cn/

本页面内容由网络采集 生成,若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1606107060@qq.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