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收藏那些事 购邮三记

“赵涌在线37年 | 我和收藏那些事儿”征文比赛

获奖名单已公布,我们陆续刊出获奖作品,以飨藏友。

一枚一枚竞拍,直至一整套珍邮胜利会师于麾下,在岁月的积累中,享受每一次相逢相知的过程,将集邮的快乐拉得更长。今天为大家分享《中国集邮报》主任记者王宏伟老师的《购邮三记》

作者  王宏伟

之一

邮册的主人可以放心了

这是一本英属美洲邮册(图1),来自纽芬兰,内有283枚新旧混合的邮票。

我和收藏那些事 购邮三记

(图1)

283枚邮票只有几十枚展示了出来,管中窥豹,展示的和未展示的邮票应该全部来自19世纪。从已知的几页中,可以看出这是一本属于一位传统集邮者的邮册,很有可能是这位集邮者后半辈子的成果。眼前的这个成果不可说不好,纽芬兰早期邮票如世界第一枚鱼类邮票——鳕鱼邮票以及加拿大第一枚邮票——海狸邮票等都有。眼前的这个成果不可说很好,因为从展示的看多是信销票,少有新票,且只拥有每页应该拥有邮票的一部分。那些没有被邮票贴满、被邮票覆盖的黑白图随处可见,有点刺眼。

多是信销票,足以证明这位集邮者迎合了当时的集邮风气,只收集信销票或以收集信销票为主,其实这才是集邮者的初心和集邮一词的真正含义。从邮册尚留的黑白图可以看出,这位集邮者同样遵循了集邮者固有的收集方式,那就是一枚一枚地收集,一枚一枚地贴上,一枚一枚地展示。集邮就是如此,靠岁月的积累,而不是靠金钱的铺陈。

眼前的这本只在电脑上露出冰山一角的邮册,透露出的神秘色彩令我浮想联翻——邮册的主人姓什么?叫什么?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集邮的?又是什么人或什么事引导他走上了集邮之路的?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邮册是怎样得以保存下来的?当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邮册又将去或已经去了何方?一个个问题生发出来又缠绕在一起,暂且没有答案或许永远没有答案。

这本邮册从1元起开始在赵涌在线竞拍,最终成交价是605元(包括手续费、下同)。出价记录显示共有192人次参与了角逐,我是出价竞买者之一。在192人次中有一半是我的出价记录,由此可见中国集邮者对这本外国邮册的漠然视之程度,也由此可见我对这本外国邮册的热切关注程度。

这本邮册的全部展开是在我收到这本邮册之时,内有283枚新旧混合邮票邮册的到来,带来惊喜或不带来惊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从北美来到东亚,从19世纪来到21世纪,充满了历史感和温馨气息的邮册被我唤醒,并将开始其新的使命。邮册的主人可以放心了,因为等待这本邮册的,是一位真正喜欢集邮的中国集邮者,他的名字叫王宏伟。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曾与赵涌在线的“掌门人”赵涌先生相遇,他言谈中的一句话让我铭记在心,他说,集邮是一种修行!而这本邮册的到来,将为我已经开启的集邮修行之旅增添怎样的内容和动力呢?

之二

一枚一枚竞拍“菊花”邮票

2015年5月1日,当我开启在赵涌在线“集全新中国邮票”的“宏伟计划”后,特44《菊花》邮票就成为我艳羡无比、最想收集而后快的一套新中国邮票。由于特44《菊花》邮票全套18枚,当年近万元的价格超过了我一次性购买的能力,所以我主动采取“化整为零”的战术,一枚一枚地竞拍,并以此收集方式,加深对每一枚“菊花”邮票的了解和理解。很快,特44《菊花》邮票中的第一枚被我收入了囊中,两年半过去后,即在2017年的冬天,全套18枚“菊花”邮票我共收集了17枚,只剩下(18-9)“芙蓉托桂”邮票一枚了。于是,我满心欢喜地畅想,待到集全最后一枚“菊花”邮票时,2018年春天就来了。

2018年的春天如期而至,而我的“菊花”邮票没有集全,最后一枚(18-9)“芙蓉托桂”邮票总是以各种原因与我擦肩而过。

2018年6月24日我从英国出访回到北京,当天即开始在赵涌在线竞买邮票,希望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拍到最后一枚“菊花”邮票。在我目光的搜索中,有三枚“菊花”邮票同时进入了我视野。第一枚“菊花”邮票品相为上品、有黄,成交时间为2018年7月5日19时45分40秒,成交价为344.10元,出价记录显示有59人次参与竞买。第二枚“菊花”邮票品相也为上品、胶不匀,成交时间为2018年7月6日18时35分40秒,成交价为488.40元,出价记录显示有56人次参与竞买。在第一枚“菊花”邮票竞拍之时,我由于看电视中播出的世界杯比赛前瞻,忘记了竞拍。在第二枚“菊花”邮票竞拍之时,我还是由于看电视中播出的看世界杯比赛前瞻,又忘记竞拍了。

再一再二岂能再三。在第三枚“菊花”邮票竞拍之时,我不再看电视中播出的什么世界杯比赛前瞻了,而是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脑屏幕。在距离截标时间还有两三分钟时,我暗自将竞买代理价提升至720元,远远超出电脑屏幕上显示的360元底价,彰显了志在必得的决心。在距离截标时间还有5秒时,我果断地“抛”出我的竞买代理价,5秒之后,我得标了!成交时间为7月9日19时29分00秒,成交价为427.35元,出价记录显示有52人次参与了竞拍。

2018年7月9日,在北京这个还算凉爽的夏夜,我终于拍到了全套18枚“菊花”邮票中的最后一枚(18-9)“芙蓉托桂”(图2),这意味着,在经过了三年时间的苦寻、乐觅之后,特44《菊花》邮票——我集全了。

我和收藏那些事 购邮三记

(图2)

查(18-9)“芙蓉托桂”邮票在赵涌在线2007年至2018年的拍卖记录,可知该邮票的竞拍共成交了614项,其全品成交价超越500元的有20余项,大部分全品成交价在200元至400元之间,100元至200元的也有一定比例。超越500元的全品成交价有566元、572元、594元、616元、693元、715元、737元、770元、781元、869元、979元等,超过1000元的全品成交价只有两次,分别是1001元和1012元。

我计划拍下和已经拍下的(18-9)“芙蓉托桂”邮票均为上品,卖家为此标注了不同的瑕疵——有黄、胶不匀和胶干。我一向以为,上品邮票有“漏”可捡,标注上品的瑕疵有的是硬伤,有的则为软伤。硬伤如缺齿、齿短、有折(硬折)等,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而又无法改变的。软伤如有黄、胶不匀、胶干、有折(软折)等,这些瑕疵对于那些不追求完美或限于经济条件无力追求完美的集邮者而言,其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有黄的标准在很多时候是模棱两可的,经过了几十年乃至上百年岁月的邮票,有黄是正常的,只要不是一片深一片浅不均匀的黄就行。胶不匀、胶干等瑕疵在很多时候如果不是和邮票较劲儿似的审视,也是可以假装没有看见的。软折可以用有效的方法抚平,我本人就有这样的实践和体会。

之三

拍下“霸王别姬”邮票

2019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想,作为一名集邮记者,该怎样和忙忙碌碌、自由自在的2019年告别呢?上网竞拍一枚邮票吧!我这样告诉自己。

回家后即在赵涌在线寻觅自己可心的邮票,发现一枚全品纪94《梅兰芳舞台艺术》(8-4)“霸王别姬”邮票正在赴拍,一个小时后截标。一个小时后,我只出了两次价,就将其拍下了(图3),成交价为1576.20元。

我和收藏那些事 购邮三记

(图3)

在等待竞拍“霸王别姬”邮票的一个小时里,我在这家网上搜索了一下全品“霸王别姬”邮票在2019年一年里的成交价,以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2019年该网站一共成交了20枚全品“霸王别姬”邮票,成交价从最低的1176元到最高的2608.50元不等。我的1576.20元成交价按最高成交价到最低成交价排列,排名第15位,算是捡“漏”吧。我的心态总是这样好!也是我的运气好!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我这样的好心态、好运气,比如2000多年前的霸王项羽,被刘邦打得落花流水,害得虞姬及自己一个在帐内自刎,一个在乌江边自刎。如果当年的项羽也像我这样,不去做霸王,而是在爱上虞姬的同时爱上集邮,在新年的第一天给刘邦寄一枚封或一枚片,以示友好……也不至于“霸王别姬”嘛!

“霸王别姬”邮票是我从赵涌在线网站拍下的纪94《梅兰芳舞台艺术》邮票中的第一枚。一次性拍下全套邮票,不是不可以,是非常不可以。1962年发行的纪94《梅兰芳舞台艺术》邮票,不仅有有齿邮票,还有无齿邮票和小型张,其售价不菲,既使我穿越到当年,还当一名集邮报记者,凭借工资根本买不起。在纪94《梅兰芳舞台艺术》邮票发行后57年的2019年,在网上想一举拍下有齿邮票、无齿邮票和小型张,没有20万元想都别想。只拍下有齿邮票总可以吧?对别人可以,对我则不可以。一次性拍下,胜利来得太快,没有感觉,更没有故事,所以我享受一枚又一枚竞拍的过程。

我相信,全套8枚的纪94《梅兰芳舞台艺术》有齿邮票有了第一枚,其他的7枚有齿邮票以及全套无齿邮票和小型张,也会在不久的将来胜利会师在我的麾下。

真是有幸,在疫情以及封控等等到来之前的2019年最后一天,我以1576.20元于赵涌在线拍下一枚全品“梅兰芳”邮票。试想三年后在以“品相为王”的2022年竞拍“梅兰芳”邮票,出价必高得难以想象矣。若问我如今“梅兰芳”邮票拍下了几枚?集全了吗?我只告诉你,正在集全的路上……

(作者系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会士、《中国集邮报》主任记者)

原文链接:http://collection.sina.com.cn/cqyw/2022-09-19/doc-imqqsmrn9668876.shtml

原创文章,作者:摘自网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5cov.cn/

本页面内容由网络采集 生成,若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1606107060@qq.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