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推荐 | 王忠杰个展“神曲”

展览推荐 | 王忠杰个展“神曲”

展览信息

王忠杰:“神曲”

策展人:戴卓群

2022.7.23 – 9.3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北京第二空间

新浪讯,7月23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宣布代理艺术家王忠杰,并在北京第二空间推出艺术家的重要个展“神曲”,展览由戴卓群策划。

王忠杰:向深处走,走进那个谜

王忠杰《白色的蝶与飞鸟》,布面油画,170×280cm,2007王忠杰《白色的蝶与飞鸟》,布面油画,170×280cm,2007
王忠杰《公鸡与远方的蝶》,布面油画,200×160cm,2021-2022王忠杰《公鸡与远方的蝶》,布面油画,200×160cm,2021-2022
王忠杰《马之二》,布面油画,200×160cm,2021-2022王忠杰《马之二》,布面油画,200×160cm,2021-2022

戴卓群/文

王忠杰的绘画,恰如一个人的创世篇。当我抬脚走进王忠杰以画笔开创的谜一般的世界,恍惚间,会如同在暗夜的梦中倏然醒转,发觉自己置身在一个幽深的黑林里。天色黑透了,四寂无人,林中漫溢迷雾,神明莫测。我努力尝试着想看清这迷雾中的景色,也幻想迷雾退去以后,世界的模样。

我向深处走,走进那个谜。走着走着,进入一个山谷,已是黎明前拂晓将至的时刻,头脑变得清晰起来,内心深处暗涌喜悦。我喜欢这样的时刻,黎明拂晓和晚霞夕照,短暂易逝,白天和黑夜之间,昼夜交替的间隙,隐藏着自然和造物的奥秘。

拂晓的山丘,披上了金色的光辉。林壑绵延,万籁俱寂,当我正准备离开这骇人的阴霾,却先后遭遇一只僄疾的猛豹、一只凶相尽显的狮子、一只骨瘦如柴的母狼的阻挡,母狼更是将我踉跄磕绊地逼向山崖尽处的大岩石堆里。正走投无路间,幸而及时得到了王忠杰的搭救。王忠杰告诉我,他已经栖居这黑林和山谷间多年,若想要走出迷途,就必须穿过一条途经无明、轮回和净界的路,在天亮和天黑之间,王忠杰说,只有顺着感知,它是一盏隐约的灯,在黑暗中行走,去感受。他将为我向导,这里是属于他的世界。于是王忠杰前行,而我则在后面紧紧跟随。

一、无明

我在人生旅程的半途醒转,

发觉置身于一个黑林里面,

林中正确的道路消失中断。

啊,那黑林,真是描述维艰!

那黑林,荒凉、芜秽,而又浓密,

回想起来也会震栗色变。

——选自《神曲》,但丁/著,黄国彬/译

我们再次穿行进入深林,王忠杰瞩我说,这深林乃是无明之地,他在此迷途十年,在迷雾中探索内心的旅程。他邀我继续往前,眼中魅影若幻,某些画面交替闪现,当我们绕身转过一块巨岩,豁然洞开的景象着实令人惊骇,河滩的礁岩上伏满了冰冷的行尸,一张阔大无边的蛛网射向东方的天际,铺挂在松林之上,彤云如血,林寒涧肃,松涛在空谷中低鸣呜咽,我们呆立原地,被这光怪陆离的场景所震撼,一时忘却了所有的存在。

此时,忠杰突然说话,声音暗哑:“我常常独自一人,在入夜后过来这片山谷,我深知要进到山的深处,深入进去才行,将自己也暴露在这黑暗中,彻底的暴露,暴露自己的恐惧、怯懦、悲伤乃至邪恶!渐渐地,我竟不再那么惧怕黑暗,惧怕那黑暗中的无明世界,似是中邪了一般,竟隐约觉得,这满是魑魅魍魉的所在,或许真的可以把我引向另一条、另一条好些的路。无明是神秘的隐藏,黑暗是无明的幻象,待天亮以后,所有东西都将变得能够适应白天的一切。”

瞧!那边是什么?在静如死寂的重生之河的对岸。我们将趟过这静谧的河流,时间停滞,水面如镜泛起银光涟漪,一群黑压压的乌鸟从水面惊起,遮蔽天空,飞入彤云拂晓的密林深处,一种不详的征兆,本能的窒息和不安,催我急急地加快了脚步,离开骨瘦如柴的母狼的阻挡,这可怖的腐糜之地。

竟至无涯的大海之滨,见是一人,离魂异客,独立礁岩之上,身后簇拥娑婆双树,面前白色幻蝶飞舞,右臂半举,左手合腹,似有所语。忠杰拽我疾步向前,双双趋至岩畔,面前这人清净庄严,问是何人?言其乃大慧菩萨,一时与佛住持大海滨摩罗耶楞伽山中,尔时,正于海龙王说法,应正等觉,如是我闻:“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举目往海中看去,直见一庞然巨兽,形似豪猪而百千万亿过之,垂涎三尺,正扑浪转身而来,我二人骇然惊惧,慌不择路,情急中没入密林脱走。

二、轮回

从大海脱得身来,一到岸边

就回顾,看浪涛如何险恶凌厉;

我的神魂,在继续窜遁间,

也转向后面,再度回望那通路,

那从未放过任何生灵的天险。

我让倦躯稍息,然后再举步,

越过那个荒凉无人的斜坡。

途中,着地的一足总踏得稳固。

当时正值早晨之始的昧爽,

太阳刚和众星开始上升。

——选自《神曲》,但丁/著,黄国彬/译

我们又重新回到了来时的路,忠杰显得有一点沮丧。似在喃喃自语,但却是对我说话:“你知道吗,这无明的世界,其实是一个方框,我们都被框在里面。无明最善于制造幻象,用幻象来迷惑我们。这幻象因太过于逼真,让我们沉湎其中,意识渐渐麻痹,遮蔽了对真的觉知,无明让我们成为了无法觉悟的人。”

沉默片刻,倏然间,他眼中莫名闪出一丝光亮,竟至提振了神气,若有所悟地继续讲:“我们刚才在大海边遇到的大慧菩萨,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我悟这句话,又用了十年,世间众生都处在无尽的轮回中,无法洞破镜花水月,便无法抵达觉悟的彼岸。”

“当来自外境的感受不在了,意识里便只剩下‘空’,我们在无明中无休止地轮回,又在轮回中反复遭遇无明。我曾一遍遍努力试图将所有无明的幻象从意识里清除干净,脱离这轮回之海。清除,本身便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放下,常常意味着某种对自我的埋葬。吊诡的是,当清除变成了一个确定的动作,成为了一个惯性,清除最终成为了对清除的轮回;空,也变成了满满的空。”

“你也看过那部叫‘楚门的世界’的电影吧?”

“是的,生命的那个框,我们都在框里,即使框中看似已然空无一物。”

三、净界

哎哟,在靠近悬崖拔起的角落,

赫然出现了一只僄疾的猛豹,

全身被布满斑点的皮毛覆裹。

豹子见了我,并没有向后逃跑,

却挡住去路,叫我骇怖惊惶,

且多次转身,要向后面窜逃。

那只狮子,饿得凶相尽显,

这时正仰着头,仿佛要向我奔来,

刹那间,空气也仿佛为之震愆。

然后是一只母狼,骨瘦如柴,

躯体仿佛充满了天下的贪婪。

就是她,叫许多生灵遭殃受害。

这头母狼,状貌叫人心寒。

见了她,我就感到重压加身,

不敢再希望攀爬眼前的高山。

——选自《神曲》,但丁/著,黄国彬/译

白日西斜,黄昏近暮。我们站在相遇时的山崖尽处,离别之际,王忠杰向我描述了他眼中的净土世界,那个佛陀所宣说的理想净界。

他再次焦灼而激动起来,语无伦次地说:“净界,让我在无明世界的轮回中,有了一个自我的空间。一道窄门,在我背后,我知道有一道门,它一直敞开,进入它,虽然难度极大,犹如登月。这道门就是佛法,佛说人人具足佛性,这句话如漆黑之夜闪现的光芒,你会坚信在这漆黑之外,的确存在着一个明亮的世界。朋友,再见了,而且我也要离开这里了,有些东西,感觉还没有找到,要向别处,继续去寻找。”

这充满历险的旅程,终于来到了尾声,我向王忠杰道谢,感谢他的搭救和一路的向导。说毕,转身离去,我们走向各自的道路。

此时,黄昏的余晖里,一只僄疾的猛豹、一只凶相尽显的狮子、一只骨瘦如柴的母狼,正潜伏在黑暗中。我却不再惊惧,抬眼迎向夕阳,金色光芒中,见大慧菩萨,法相庄严,其声美妙,于中而说偈言: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烦恼万端,皆是垢心,

净界所住,唯心影像,所起是心,离心不得。

现场现场
王忠杰王忠杰

关于艺术家

王忠杰,1972年生于河南郑州,现工作生活于河南登封。

他最近的个展包括:“从无来处:王忠杰个展”(美成空间,深圳,2022);“2016-9-28~2019-2-24:王忠杰”(魔金石空间,北京,2019);“不可思议:王忠杰个展”(利索内美术馆,意大利,2018);“乌云天空”(Spazio Kn,特伦托,意大利,2017);“王忠杰”(魔金石空间,北京,2016); “要有光”(莫空间,郑州,2016);“乌云天空”(维戈洛· 瓦塔罗教堂,维戈洛·瓦塔罗,意大利,2014);“潜行者和他的影子”(魔金石空间,北京,2012); “乌云天空”(以索罗十七画廊,维罗纳,意大利,2012);“乌云天空”(巴拉卡诺,博洛尼亚,意大利,2012)等。

他的作品亦展出于瑞士卢加诺Primae Noctis、意大利博洛尼亚美术学院、香港Massimo De Carlo、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北京当代艺术展、中国美术馆、上海展览中心、河南省美术馆、河南省书画院、郑州市美术馆、亦安画廊、林大艺术中心等。

戴卓群戴卓群

关于策展人

戴卓群,策展人,评论家,现生活工作于北京。曾于2007年创办并主编《当代艺术》杂志,2009年发起并联合策划“暖冬计划”北京艺术维权,成为近年来最重要的艺术事件。先后与众多艺术机构、学院与美术馆合作策划展览与讲座,文章亦陆续发表和登载于众多专业期刊及相关出版物。策划的展览主要包括:“物的觉醒”系列展,“长物志”系列展,“文明”计划系列展,“自觉:绘画十二观”,“歧感激流:通向语言的绘画”,“笔法与心迹”,“神之格思”,“自由棱镜,录像的浪潮”,“环形撞击:录像二十一”等。

原文链接:http://collection.sina.com.cn/exhibit/2022-07-26/doc-imizirav5466251.shtml

原创文章,作者:摘自网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5cov.cn/

本页面内容由网络采集 生成,若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1606107060@qq.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